跨境电商正面清单与自贸区负面清单

 国人熟悉的所谓“正面清单”实际上是来自“负面清单”的概念,其完整的说法应该是“正面清单管理模式”或“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最早列明“负面清单”是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成立时出现的,后来引申到各个自由贸易区FTA的负面清单和正面清单中。

  通俗意义上讲,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是指一国政府在引进外资的过程中,规定了哪些经济领域不开放,而除了负面清单上列明的禁区,其他行业、领域和投资活动都是许可的,凡是与外资的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不符的管理措施及要求均以清单方式列明。而国人开始接触负面清单则是从2013年上海实施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始的,最早来自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3年)》的文件,列明了对外投资项目和设立外商投资企业采取的与国民待遇等不符的准入措施。而今,随着负面清单概念的熟悉,国人也开始使用“正面清单”的概念。

  为什么笔者把两者放在一起来说,是因为此次的跨境电商“正面清单”完全与自贸区“负面清单”呈现正相关的关系。

  4月7日晚,财政部、海关总署与国家税务总局等11个部门联合发布了《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即所谓跨境电商的“正面清单”,其中包括1142个8位税号商品,主要涉及部分食品饮料、保健品、服装鞋帽、家用电器以及部分化妆品、纸尿裤、儿童玩具、保温杯、配方奶粉等商品。对于跨境电商的零售进口商品,个人年度交易限制为20000元,单次交易限制为2000元,超出限制则按照一般贸易全额征税,但海淘一件商品需缴纳增值税和消费税,所以最低得交税11.9%。与此同时,财税部门也提高了针对个人物品的行邮税税率,将原来的10%、20%、30%、50%四档调整为三档,分别对应税率为15%、30%、60%。

  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说“免税时代终结”,也有人说“电商或遭大洗牌”,甚至有人说“都是奶粉惹的祸”。特别是近来一则假新闻“黄渤在海关被扣,代购扔东西”瞬间被转发,细究发现,其实不过是几年前法国机场的旧照,但侧面也说明人们对于新的跨境电商及行邮税收政策的关注。

  总的说来,新税收政策会让进口的食品、母婴类和保健品等商品价格整体看涨,特别是食品、母婴类和保健品等类商品,过去往往因单价小于500元属免税范围,即使超过500元也是按照10%的行邮税率缴税,而今至少要支付增值税和消费税,最小的税率是11.9%。因此,也可以说跨境电商享受多年的“税收优待”被终止了。至于每年20000元和单次2000元的交易额限制,明显加大了对奢侈品的消费抑制,倒也可以与中央提倡的去除奢靡之风紧密关联起来,但究其本质还是在于对以往跨境电商“拆单避税”行为的定向约束。当然,也有部分商品如化妆品、电器等商品会在行邮税率上有所降低,特别是服装不需要缴纳消费税,因此可以降低8.1%的税率。

  中国的跨境电商在全球排名第一,仅2015年的交易额就达到了5.2万亿元,年增长率达到30%,而与此相对的却是中国2015年进出口总额24.59万亿元,同比下降7%,其中进口总额10.45万亿元,同比下降13.2%。跨境进口电商呈现了跨越式增长,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传统零售商等不约而同进入这个领域,其中自然鱼龙混杂,海外假冒伪劣产品充斥其间,所谓“合理避税”的逃税方式层出不穷。此次税率调整恰恰是深入了解了其中的关键和症结问题后,有针对性地通过税率涨跌进行鼓励和打压。因此从积极的层面来看,此次税率调整将对跨境电商供给侧结构性调整有着积极的作用,具有实力的跨境电商将进一步纵向和横向整合并扩展市场,改善服务方式,提高经营效率,逐步形成与其他进口贸易企业同台竞技的局面,并引领行业向规模化、规范化、集约化和系统化的方向发展,形成更具竞争力的国际供应链体系。但从消极的层面来看,此次税率调整将使得超过八成的小微跨境电商因无法再从以往依赖国内外差价的经营获利模式而直接被市场淘汰。

  而此次税改特别是加强行邮税监管的更深层次意义在于,将侧面推动各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消费市场发展。在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议TTIP的腹背夹击下,中国创新性地提出了“一带一路”和“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国家战略,并在2013年8月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2014年12月批准在广东、天津和福建设立第二批自由贸易试验区,而今第三批自由贸易试验区也即将落地。

  TPP和TTIP对中国最大的经济威胁在于其成员间逐步形成的零关税,所产生的贸易转移和贸易创造将直接威胁到中国与主要贸易国的经济关系,而上海等地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目的就是要形成实质上的零关税、贸易转移和贸易创造。

  5.2万亿元的海淘市场、1.2万亿元的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市场,被国际公认为“行走的钱包”的中国游客消费市场不可能不引起政府高度重视,这部分的市场需求是客观存在的,与其将这部分利润直接让渡给各国的零售商业渠道,不如直接转移到未来遍地开花的自由贸易试验区,而一个渠道如跨境电商及行邮自带受到抑制,就必然会催生出一个新的供应和消费渠道,自由贸易试验区就是一个最好的场所。

  (作者系清华大学工程管理硕士教育中心执行主任、博士生导师)